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庄巧祎 > 十五年后,曼哈顿再次因爆炸而无眠

十五年后,曼哈顿再次因爆炸而无眠

接到要去爆炸现场的指示时,我还在距离曼哈顿有一河之隔的新泽西。一上Uber专车,司机看着我认真问到:“你知道那边发生什么事情么,我得先提醒你,只能开到14街第七大道,那边发生爆炸,曼哈顿今晚太堵了!”

路上我让司机打开新闻广播,听着爆炸的最新情况:美东傍晚8点半左右在23街第6大道发生的爆炸,伤者已经29人,纽约市长白思豪说认为是有预谋的(“intentional act”),但称尚未发现有与恐怖主义的联系。一进曼哈顿,我就已经明显感到车流阻滞。下车大约夜里11点,我匆匆赶向第六大道。纽约曼哈顿街道基本上东西向道路为街(street),南北向为大道(avenue),我一跑到六大道,塞车情况突然消失,基本上整条大道都没有机动车,只有行人。突然心里慌张起来,警察应该是在控制车流,我已经离案发地越来越近。我继续快步赶向23街。

图钉处为此次爆炸发生的地点

因为是周六晚间,路上不少夜店装扮的年轻男女成群结队,走过时能清晰听见他们抱怨交通不便。对于他们来说,这场爆炸似乎只是为他们赶场派对增加了难度。因为爆炸点正好是一个交通枢纽,不仅是连接纽约与新泽西的PATH线地铁的站点,还有纽约多条市内线路交合的车站。由于地铁部分线路停运或者大范围延误,我的搭档齐林住在曼哈顿中城东边,只能骑着纽约的城市自行车(citibike)自行车赶过来。

到了21街第六大道,警察就已经拉上了黄色警戒。从警戒线外往北望去,整个路面都是无法挪动的汽车。警戒线外,纽约警察局的防爆警车、纽约市消防局的救护车都已经到场,有几个看起来像便衣警察的人站在黄线内喝止行人继续往南走。眼见突破无望,齐林在北边六个街区外的27街第六大道处也被黄线拦住。我一边做直播准备,一边打算曲线救国,绕道去27街与齐林汇合。

警方用黄色警戒线封锁了现场(摄影/齐林)

路遇一位男子,跟我抱怨自己家就在黄线内,警察跟他说,今晚不用回家了,他只能路上游荡找旅馆住。又经过一对对深情吻别的情侣,一辆辆因为突发爆炸突然多了许多生意的食品车,还见到不少来旅游却碰上突发爆炸没法回酒店满脸懊恼的乘客。原本属于娱乐、休闲、放松的夜晚,突然变成塞车、等待、无家可归的夜晚,也有人的生活似乎并没有受影响,该享乐、该工作的也根本没有停。纽约也真是有种奇妙的气质。

被拦在封锁区外无法回家的行人(摄影/齐林

第七大道虽然也封了路,但我和纽约时装技术学院(FIT)的学生一起溜了进去。一直跑到了第七大道27街的街口,正好是时装学院门口。这里有不少带着记者证的新闻同行已经在封路之前赶到了。搭档被挡在街的另一边,没法汇合。刚开始直播没多久,夜间12点半左右,突然所有记者们的手机都跳出紧急通知,伴着凄厉的声响,屏幕显示:七大道和六大道间,27街内再度发现可疑包裹。当时心里一咯噔:不就是我这里嘛!齐林曾经接受过战地记者训练,他立即发来微信:“一会儿如有情况远离玻璃,不要站在玻璃窗下面。我在你北边一百米。我有止血带和绷带。”

第二个可疑爆炸物被发现的街区(摄影/齐林)

虽然自己略紧张,但我身边的摄影记者倒是很淡定,当我两人穿过了警戒线,都打算拍几张警车的近景。我问她是否害怕,她很镇定地耸耸肩说,警察都还没有出来驱赶我们,我想应该也没有什么事情。再看看其他记者同行,有的驾着摄像机,有的直接席地而坐开始写稿,看起来也并没有要撤退的意愿。我也继续开着直播,间歇地汇报现场的情况,也向其他记者了解各方最新消息。

联邦调查局也来到现场(摄影/齐林)

消防车和警车的红灯不停闪烁,警察越来越多,我看到了不少手持长枪的反恐警察。隐约还听到警犬的叫声,应该是过来嗅炸弹的防爆警犬。我旁边一位彭博社(Bloomberg News)的新闻记者从布鲁克林赶来,路上也被交通折磨得够呛。一个ABC第七电视台的摄像大哥看起来经验丰富,我问他需要工作到几点,他说可能得等到警察们都撤了才能走,因为他想拍到第二个爆炸物被抬出来。

警方用来拆除放置疑似爆炸物的防爆装置(摄影/齐林)

直播结束后我才了解到,第二个可疑爆炸装置竟是与一台手机相连的高压锅。高压锅爆炸器曾经是波士顿恐袭案中凶嫌所使用的装置,这也让这个爆炸显得更为可疑。再联想到周六早上新泽西同样发生一起爆炸,炸弹也在垃圾桶中发生爆炸,导致原定周六举行的海军慈善跑步被迫取消。虽然目前还没有切实证据证明这几起炸弹案之间的联系,但这已足以让人担心。

网传的第二个可疑爆炸装置图

这个周六,为纽约市警察局新任局长奥尼尔上任的第一天。而下周一开始,联合国会在总部举行一系列高规格会议,各国政要名流届时将齐聚纽约。这场突然而至的爆炸无疑是对纽约安保的重大考验。曼哈顿的反恐防线,在“9·11”过后的第十五年,似乎又被撕开了一个裂口。

推荐 3